分享生活指南

总统府前副祕书长谈「马英九路线」对台湾的意义

时间:2020-07-09  作者:

总统府前副祕书长谈「马英九路线」对台湾的意义
文:中华民国总统府前副祕书长 萧旭岑

当马总统开口,希望由我来执笔他的回忆录时,我当下是犹豫的。犹豫的原因,是因为我曾任马总统的幕僚,即使自认书写历史是对自己的良知负责,还是担心会被质疑客观性或公信力,因此,一开始我是婉拒的。

但马总统不以为意,他认真地对我说:「你既是『专业媒体人』(professional journalist),又是『参与者』(insider),参与了其中非常重要的历史,我认为你来写很合适,证明给这个世界看!」

远见.天下文化创办人高希均教授也很鼓励,他认为我参与了马总统任期后段几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件,由我执笔会很有说服力。天下文化副总编辑吴佩颖兄更对我说:「总统府的气味,办公室的摆设,走在其中的感觉,甚至马习会与晚宴里的气氛,没有人比你更清楚,你来写,比其他人合适。」他们说服了我。

更重要的,促使我撰写这本回忆录的另外一个理由,是我想要记录下马总统这八年,为国家方向做过的思考与努力,当然,也包括在实践过程中遇到的挫败。我想探询,这八年的「马英九路线」,为台湾留下了些什幺?

我认为,马总统对内秉持「以台湾为主,对人民有利」原则,不操作对立、不撕裂社会、也不昧于意识形态,温和包容的风格,一以贯之,在今日看来,更觉珍贵。他提出的中华民国对外三主轴:「和陆,友日,亲美」,则是在《中华民国宪法》架构下,未来唯一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路线。

作为一个中台湾出生、长大,父执辈都是党外的小孩,我从小就认定,这块土地属于所有台湾人,厌恶双重标準,对省籍情结更是嗤之以鼻。天下事,不是谁说了算,对我来说,任何政党,任何个人,都无法垄断「台湾」这两个字。我们这一代,乃至于比我晚生的七、八、九年级,共同的期望都是让台湾更富足,更安全,更有尊严。我们最该思考的是:什幺对台湾才是真正好的?谁是真心为台湾想,谁的方法比较正确?我们这一代台湾人,更能直接面对事物的本质,不浮夸,也不虚妄。

历史浪潮退了后,才知道谁能留得够久。这八年的「马英九路线」,对中华民国卓有贡献,经得起历史的检验。对台湾社会未来何去何从,更有承先启后的深邃意义。撰写这本回忆录,我的角色是複杂的,既是参与者,亦是旁观者。

部分历史片段的描述,也适时加入了我主观的记忆与反刍。我没有参与的部分,马总统尊重我身为作者的判断,与媒体人训练的专业视角。我有参与的部分,他则完全信任我的观察与描述。虽然访谈内容主要是马总统八年执政点滴,但不免触及政坛一些人事物的回忆。这些段落我另外写成「你不知道的马英九」,作为书中的串场。马总统谈人温厚,对事坦率诚实。对坚持的信念,态度与立场则非常坚定。他还是当年那个热血的马英九,一路走来,始终如一。

读者在书中看到的很多过程,以及不为人知的场景,很多都是我在场亲身见证。对有些事情的个人看法,现在可能还不适合发表,对有些人的评价,则将会永远深藏在我心底。但我谨记,为传主立传必须忠于历史,我也自认无愧于此。马总统是谦谦君子,我当记者的时候,笔下常有批评,当他的部属,也时常忠言直谏,马总统从未面露愠色。他是好长官,好长辈,更是一位善良正直的好人。这一年多来,马总统的声望回温,台湾各地民众给他的回馈与温暖,我个人感到非常欣慰,对一个好人而言,这是最起码的公道。

当然,马总统执政八年,有成功,也有挫败之处,他在书中真诚深刻的反省,应该是一位从政者,对过去与历史负责任的态度。我很荣幸,在马总统任期后段,能近身观察与协助,他提出与努力实践的路线,是对台湾最有利的路线,我深信历史会给他公允的评价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八年执政回忆录》
总统府前副祕书长谈「马英九路线」对台湾的意义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